谢谢喜欢~头像感谢Luca

最近比较想画一些轰出的小漫画☺️
P1 花火
P2 索吻

画的女儿!
选取了一些可以看的部分发上来!
牙痛着画完了,我好坚强……!!

我真不知道LOF原图怎么发。
小久他真可爱,越来越可爱了,摸张条漫夸他。

深夜六十分。
夏至。
夏至的黑的好晚啊!八点还是白天!


差点连少爷发型都忘了,我是多久没画PH了!

【轰出】一天的陌生人


*以某种事情为前提,两人需做一日的陌生人(就假装一下,不能说话不能有肢体接触之类的)
*雄英校内休息日
*站在绿谷的角度去描写,希望没有OOC
*恋人已成
*轰出Only
*并不纠结,放心翻阅,花式发糖,小甜饼





“绿谷,轰今天怎么没和你在一起吃饭啊?他人呢?”上鸣问。

“嗯……”绿谷难得没有正眼看别人,低着头吃饭随便就这么回应着,“谁啊?”

“哈?!”上鸣听到这句后,猛地站起身来,就差掀饭碗了。至于为什么?他上次不小心跑到教学楼背后,在捉逃走的猫的时候,看到了相当不得了的东西啊!回到自己的宿舍后还一直念叨着,什么什么什么啊原来是这样!不是女生也行吗,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这样那样再这样啊……!之类的话。

“过来过来过来。”切岛揪着上鸣的耳朵坐下,“实际上是……”

两个人嘀咕了一番,上鸣立马露出了一脸怜悯他人的表情出来:“绿谷……”

他连忙把手抬起搭在绿谷的肩上:“别难过兄弟,一天而已。”

“不是,你在说什么啊,上鸣同学?”绿谷带着疑惑的表情,给出了一个相当出乎意料的回答。

上鸣转头憋笑,掩面对切岛说着“入戏太深”之类的话,随意吃了剩下的饭后,向在坐的同学道别,端着碗走了。

绿谷怎么可能不知道上鸣在说什么?

日日夜夜,朝朝夕夕。从日升到日落,都有那个人在。可今天,就算见到他,也不能说半个字。而且,直到今天才发现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轰在自己身边已成了习惯。

稍微……是不是有些依赖了啊。绿谷这么想着,端着饭碗放置到回收处。

绿谷回房间时路过了轰的房间,下意识地想开门进去,手握在把手上的那一瞬间反应了过来,又将手抽了回去。

果然还是,好想见他。

意识到对轰的感情已经居然发展到这种程度了,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,不不不,其实更多的是不好意思吧……

绿谷进了自己的房间,倒头趴在床上,翻了个身,再将头微微埋进了枕头里。

轰同学在做什么呢。

想了半晌,绿谷打住了自己。就怕忍不住冲出门去轰的房间。放下方才胡思乱想的一番,迷迷糊糊中强迫着自己睡着了。

再次醒来的时候是晚上十一点五十六。

就连绿谷自己都很惊讶居然睡了那么久!完美的避开了吃晚饭和夜宵的时间。揉了揉眼,走向正厅端杯水喝,两眼无神,全身放空地看着墙上挂的钟。

十一点五十七,十一点五十七,十一点五十七,嗯………嗯!!!!?!!!

十一点五十七了!!

绿谷还没喝完手中的水直接喷了出来,拿袖口随意一擦冲出门去。

开门的一瞬间,绿谷呆住了。

门口是轰。

“嗯?!!!”

轰明显也没料到,门居然在自己打开之前提前打开了。定了下神,低头看了眼手表侧身而走。

“等等!那个!!”绿谷跑着追上去。

轰好似没听到一般,反倒跑起来,再而转向了右边的过道。

绿谷也随着跑过去,此时此刻他什么都没想,他只是想见他,单纯的想见他。

“砰。”

转角处绿谷撞上了走回头路的轰。

“……”

还没等绿谷反应过来,轰一把把绿谷拉住,直接按在一侧的墙上就开始亲。

“等、等等…!!?轰,我…唔……”就如往常熟悉的那般。将对方的口封死,啃咬、舔舐,深入到他心最柔软的地方,再使他动情,慢慢沉沦,最后臣服于这番对他延绵的爱意中。

没有多余的感情,而这份炽热的情意却不断交融在一吸一呼中。

“十二点了。”轰停下后,开口道,“走。”

“走?!”绿谷被吻的还没缓过来,被轰拉着踉踉跄跄走了一路,“走去哪里?!”

轰没回答绿谷的问题,反问道:“你房间,还是我房间?”

不必对说,此时此刻心里都明知了。一日的念想,恐怕得拿今宵来弥补了。

“你、你房间吧……”绿谷回应道。

“嗯。”

两人牵着手,一路小跑,拐进了那仅属于他们两人静谧的时空中。










谢谢大家厚爱!T T作为一个画手上章文热度破140真的受宠若惊。还是一样嗒~喜欢的天使评论下感受吧~么个大

【轰出】夜宿

*恋人已成
*轰出Only
*小甜饼




“今晚来我家睡吧。”

“父母都暂时不在家。”

就因为这两句话,导致绿谷现在内心五味陈杂地站在轰家的门口。

就,就算是和他有那样的关系……但过夜之类的也不太好吧!不给父母添麻烦,那还是会给轰君添麻烦啊。虽然给妈妈做了解释但果然还是……

“你来了。”熟悉的声音打断了绿谷习惯性的冥想。

门推开了,轰身着一身深色和服,腰带略有些松垮,散漫地揉了揉鬓前碎发道,“进来吧。”

一扇门全开,一扇门半开,却已将屋内的景色看遍。错落有致的石台上放着盆栽,看着那枝芽也是有人才修剪过,新长出的。石台下是一滩流动的泉水,缓缓地漫过小河道,流入后院的池子里。再由另一旁引出的水,从后院的池子里流入前院。

“哇,很棒的外设啊轰君!”绿谷蹲下来伸手探进泉水底部,虽然已经开春了,但水温还是有些凉,“做成这样花了一番功夫吧。”

“嗯,以前姐姐很喜欢养鱼。”轰走到绿谷的右侧后,蹲下在他的一旁,“就修了个池子。很可惜我小时候并没有什么机会可以来泉水边玩,现在,好很多了。”

“嗯……”绿谷将手从泉水中抽出。

是啊,轰君小时候被父亲苛刻地要求,被剥夺了不知道多少属于自己的时间。虽然自己小时候经常被小胜欺负,但至少也和同龄人玩的很愉快吧。

绿谷如此想着,不知如何开口接话。却在正想起身时,刚刚深入水中的右手被轰的左手握住了,轰把绿谷拉起身来:“我带你看看里面。”

“啊,好的!”绿谷感受到轰从手心向自己渐渐传来一阵暖意,显然是他动用了个性在温暖自己方才放入冰水里的手,“那个……”

“没事,”轰料到绿谷要问什么。

“你不要冷着。才开春,很容易感冒。”

那一刻,绿谷突然觉得,是不是因为自己,眼前这个人已经对过去不在执拗了。

因为握着自己的那双手,是那么的温暖而有力。

室内的布局也很精致,过道里挂有一些的山水画,架子上盛放着某些名家手工烧制的瓷器,屋内的木头也散发出一股特殊的木香。

走到后院后,他们便坐下促膝长谈了一番。两人所在的一旁是一滩带有假山的池子,一旁是轰亲手沏的茶,还冒着热气。

绿谷与轰稍微分析了下近期的情况,看样子还算是比较稳定,这段时间,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。

“很难得。”轰说道。

绿谷双手捧着茶正要喝,抬眼问,“轰君是指……什么?“

轰平静地看着绿谷说:“就像这样的和你在一起,然后看着你,之类的。”

等等什么……?!绿谷心突然下沉,脸旁瞬间染上了绯色,视线移向别处。啊啊……就算是交往了那么久,这种每天都像是刚开始的小情人是怎么回事!我……

“去洗吧。”轰轻拍了下绿谷的脸,让他看向自己,“不早了。”

看着绿谷露出了不知所措的表情,轰莞尔一笑起身,将他带去了浴室。并告诉绿谷自己的房间的所在地,洗完可以先去里面休息。

绿谷洗完后轰找了件外套给他披着,然后自己走向了浴室。再回来的时候发现绿谷靠着墙壁睡着了。

果然今天太累了吗……

轰走进屋内,合上了门。

靠近绿谷时,还听得见他的呼吸,感受得到他身体随着呼吸缓慢起伏,平稳而又安详,一副毫无防备的样子。

也没想太多,轰伸手抱住了绿谷,双手揽着腰,带些力地把他往怀里带了带。就在那一刻,他清楚的感受到绿谷胸前传来的心跳,以及他略微有些柔软的身体,带有沐浴清香的肌肤。

绿谷的头朝轰的脸庞蹭了蹭,“嗯……”而后将手臂抬起附在轰的肩上。

绿谷显然是被轰抱醒了,不好意思地开口道:“对不起……我睡着了。”

“没事。”轰把绿谷抱起到床铺上,还是轻揽着他的腰,半侧着身,有些轻压着绿谷说,“你继续睡。”

绿谷本也没全醒,听着这句话便瞬间想睡过去。但他还是勉强醒着,抬手,微一张口,再附上轰的唇,与他缠绵了一番,然后在梦里迷迷糊糊道:


“晚安啦,焦冻,最喜欢你了。”









谢谢大家的喜欢!文那么高热度真的想转职了啊!(什么)( ´ ▽ ` )ノ喜欢的天使评论下感受吧~爱你们~

大家好我已经准备好今天轰出对打了!!!!!!!我可能会持续爆炸一个晚上!!!!摸张轰出冷静冷静!




(看完这23集我来补一句,骨头社爸爸啊啊啊啊啊啊!!!轰最后那招太帅了啊!!还有什么我!)

【轰出】圣诞那一日

*OOC
*恋人已成
*轰出Only
*大夏天的写圣诞节给大家清清凉
*参考了Lof ID是hps11的一张轰出图想出来的梗

以上,接受请下滑





圣诞节,若没有恋人的话,一般也不会觉得这节日有多特别。

然而就在对于大家来说这么不特别的日子,A班的大家决定去集体购物,说是一切为了夜晚的狂欢!之类的话,每个人分得了自己需要买的东西后就各自奔向不同的地点了。

“……”轰看了眼手中的清单,宽了宽领口向右前方的电梯口走去。

“轰同学!”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,“你也是朝这个方向走吗?一起吧。”

“绿谷?嗯。”轰点了点头示以同意。

商场内琳琅满目,挂满了某类著名品牌的广告,广告上为了迎合圣诞节的男女互做着亲昵的动作,这不由得让人想到之前……

“你买什么?”轰开口问道。

“什、什么……!”绿谷方才想的有些出神,被轰一问吓了一跳。

“我是说,你买什么。我需要买的东西在那边。”轰指向了一家冬季衣帽配件的店,多数以围巾手套为主。

话说回来这些清单都是饭田列的。在清单里加入了围巾手套一类的时候,他便是用他那习惯性的话语说着:“就算是拥有强大个性的大家也要小心不要感冒了啊!”

轰因为可以调节自身温度,所以很少感冒,也几乎不佩戴围巾。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被分到了这张清单也算是巧,这样至少可以少买一条围巾之类的。

“我需要买的是手套。”绿谷将手中的清单转过来给轰看,“连班长建议去的店都是一家啊。”

“……”轰看了眼绿谷手中的清单,突然有种些怀疑是不是某些人有意为之。

不,就算他再怎么样,也没那么明显,这定是巧合。

“那走吧。”轰瞬间打消了心中的疑虑走向那家店。

这名为Honey Cake的店家装饰都很可爱,就算是店名看着都有种很甜蜜的感觉。右边一排是暖色系的围巾,右边一排是冷色系的手套,配在一起的色调居然还十分和谐。在称赞着设计师的同时,轰和绿谷选完了自己负责买的东西,两人收整后准备离开。

“轰同学,你是不是少买了条围巾……?”绿谷开口问道。

“啊,我不用的。”轰解释道,“我可以调节自身的温度。”

绿谷多多少少有些担心地点了点头,和轰提着东西离开了商场内。

街上人来人往,天色也比刚刚晚了,太阳几近要落下去了,街道旁的路灯也慢慢亮起,和着晚霞好似一副绚烂的景色。他们拐进了一条人烟稀少的小道,步子与风带起地上的树叶,发出稀稀拉拉的声响。就算没有下雪,空气也是如此寒冷,直透入人的肌肤,这实属寒风冻骨。

绿谷冷的有些受不住了,连忙从轰的袋子里拿出了一条红色的围巾,“班长可真的是想的周到啊。”绿谷感叹道,“这样好多了。”

轰在旁边走着,不知道为什么,和绿谷相处的时间越长就越想起之前自己与他……

“轰同学。”绿谷把围巾分了一半出来,“果然我看你还是感觉好冷的样子,就,就暂且在这段路上带着吧。”

眼前的晚霞晃的人眼有些发昏。然则这种模模糊糊的感觉更是让人想沉迷,想继续下去,或许看不清,但却感人感觉无比的温暖。

话也没说,轰单手接过围巾,但让绿谷想不到的是……

轰就这么吻了上去,凭借着一条围巾所拉短的的距离,轰也就将身体靠近,气息拉近,唇齿相交,眼睛微微闭上。

“………!!!”绿谷明显被吓到了,在喘息间断断续续说道,“轰同学,等,等等……”

不语,轰低眼略带温柔地看着怀中的人。

“……”绿谷心跳得快,在那之后轰私下又找了自己一次,说是如果愿意的话他想试试……恋人之类的。

然后自己也在没准备好的情况下,无意识的答应了,不过这是轰第一次亲他,也是第一次在外面对他如此亲昵。

刚刚的寒意瞬间全无,绿谷下意识的抱住眼前的人。显然他的紧张也穿达给了轰。

“对不起……很早就想这么做了。”轰轻亲了下绿谷的额头,“我也,很紧张……”

绿谷的脸更烫了,抱着轰的手紧了些,还有些颤抖。

“没,没关系……”绿谷如此回应道。

轰莞尔一笑,牵起绿谷的手,缓慢的朝班内走去。






对于后话,饭田还是责备了轰少买了一条围巾。至于后面大家一起玩的时候,绿谷和轰坐的那么近的原因吧,也就无从知晓了。



让我补一条【(:3评论就是我的动力啊大家!【X